潮声丨“提钱”过年!浙江多地给村民发“年终奖”

生活常识 2024-02-06 千姿百态 8102

2月1日下午,金华东阳南市街道大联村举行村集体经济分红,1200户村民喜提“年终奖”。

这是大联村连续第9年组织分红,今年的“年终奖”还很厚实:共分红600余万元,每户村民领到了5000元现金和200元菜票。

在浙江,村民领取“年终奖”已屡见不鲜。

早在2021年,浙江农民通过集体股份分红总收入就超过了100亿元,如今不少村的村集体经济收入可以稳定到“一个小目标”,每年的分红也让人很是眼红。

比如杭州西湖区的古荡镇股份经济合作社,在去年11月底村集体收入就达到1.6亿元,因此安排200多位退休老人分四批免费出国游,一度冲上热搜。

岁末年尾,又到农民“年终奖”兑现的时节。记者经过梳理发现,今年浙江发放“年终奖”的村多了不少新面孔,也有村追加“年终奖”额度的,还有村民选择放弃领取“年终奖”的,这其中有什么故事?记者走进湖州、温州、宁波等地进行了探访。

这段时间,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镇五四村村两委班子心里都憋着一件事,但大家心照不宣都没对外讲。

直到1月25日,五四村如期召开了一年一度的强村大会。会上,按流程交代完工作后,村党总支书记、村委会主任孙国文突然对百余名参会人员说:“接下来进行村里强村公司的股份分红仪式,请村民小组长上台,代表入股村民按每户一万元的‘年终奖’领取奖金。”

藏了许久的“秘密环节”公布的一瞬间,村民们又惊又喜。

孙国文坐在台上,听到底下悉悉索索传来惊叹声:“多少?一万块?”“这么大手笔的分红,还是第一次吧”……

会后,这个好消息经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的口口相传下,很快就在整个村子里传开了。

“是的,一共一万元。一部分是用现金红包给的,村里为了给我们新年讨彩头,另一部分是用转账形式,前两天已经都到账了。”2月2日,记者来到五四村,遇到了不少还沉浸在喜悦中的村民。64岁的费小林就是其中一位。

2019年,五四村为了发展乡村旅游,提出要和德清县文旅集团合资打造强村公司,一同引进文旅项目丰富村内业态。当时,村里动员村民们积极入股,村委还定了规定,同意入股的村民,以每户2万元的资金认购一股,这样既体现公平,也能尽量减少村民们的投资风险。

最开始,和不少邻里一样,费小林也犯过嘀咕:“只要是投资,就一定有风险,2万元也不是小数目,在村里搞旅游能回本吗?”

但后来,他看到村干部们一门心思扑在这个项目上,再加上县里一直在强调要带动乡村人气,费小林觉得,五四村这个地处莫干山脚下的小村子,有着不错的旅游资源,或许是时候探索自己的旅游产业了。因此,他想了几天后,主动找到村里入了股。那一年,和费小林有一样想法的443户村民成为了该村强村公司——德清五四文化旅游实业有限公司(以下称“五四文旅公司”)的股东。

这几年,五四文旅公司给村里引进了不少新奇的项目,比如one有引力运动工场、房车公园、溪谷漂流等。这些项目带来了一波又一波人气。“据我们观察,这两年来村里的游客主要来自长三角地区,其中杭州客人最多,大部分都是青年群体。”五四文旅公司副总经理冯超杰带记者在房车公园走了走,他说,依托这些重点项目,2023年五四村接待的游客达10多万人次。

90后的冯超杰还笑着说,自己也是土生土长的五四村民,年底也收到了1万元“年终奖”。“抛开工作,从一名村民的角度,在看到村子越来越好的同时,还能收到一笔不小的奖金,感觉很奇妙。”他补充道,不止是他,就职于村游客接待中心的十几位村民,这几天也都喜笑颜开。“叔叔阿姨们说,自己在家门口就找到了保洁、保安、房车管家的工作,一年下来有六七万元的收入,到了年底还有额外奖金,想想就开心。”

五四村党总支副书记阮建强说,村里发展文旅事业,离不开每个村民的支持,为了给游客留下好印象,村民们自觉做好房前屋后的环境整治工作,有时候也需要大家承担相应的接待任务。这其中,也包括几户特殊家庭的付出。“村里有几户经济条件不太好的村民,早前因客观原因没办法入股。作为村集体,我们也想尽可能提升他们的参与感和获得感。这段时间,我们正在探讨补助机制,争取在接下来的‘年终奖’发放中,也能让他们有所收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