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西游记》里一共记载了多少种长生不老的办法?

房产资讯 2024-04-01 千姿百态 4679

「是什么?」

「唐僧的脚趾。」

「唐僧?你没开玩笑吧,那种东西真的存在吗?」

「当然存在,你现在看见的,就是那截被他母亲活生生咬下,湮灭在传说里的脚趾。」

「他的母亲?为什么?」

「这还用问吗?长生不老,有谁不想。」

1

一周前,我的外公在去跳广场舞的途中突发心梗去世。

外公生前曾立下遗嘱,他死后将位于近郊的一栋两层楼别墅折现后分给三位子女。

而孙子辈里面他则单独给我留下了一把钥匙。

代理人告诉我,这把钥匙能打开银行的某个储物柜。

3

几天后,银行的工作人员把储物柜送到我家。

我小心地打开储物柜,里面静静躺着一封信与一本靛蓝色的小册子。

信与小册子用粗麻编织的绳子捆在一起,它们不知是用什么浸泡过,至今还散发着淡淡的沉香。

打开储物柜时那种香气扑面而来,香气在四周萦绕,我仿佛置身于某座隐蔽的古代寺庙。

这是外公唯一留给孙子辈的遗物,我小心翼翼地把麻绳解开,将信与古书平放在桌面上。

信封是市面上很常见的那种明黄色信封,上面写着「宝贝孙儿江河收」。

这确实是外公的字体,他的字介于廋金与柳体之间,「江河」两个字他曾给我看过无数次,我肯定不会认错。

右边的小册子封面上用繁体写着「山海釋厄錄」五个大字。

书脊用细绳装订,许是年代久远的缘故,装订的细线已经出现微微泛黄的迹象。

我作为民俗学者常年与各类古籍打交道,一眼便能断定这本古书价值不菲。

难道外公单独给我留下了什么宝贝?

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,正准备翻阅书籍时突然想到,不能这么冒失,对待它们要像对待文物一样谨慎。

我翻箱倒柜地找出防尘手套,小心翼翼地翻开那本《山海釋厄錄》。

这里面记录了一千六百年前唐朝贞观年间的某个故事。

故事里的主角是陈光蕊与殷温娇,我熟知古代志怪野史,知道这两个人是唐僧的亲生父母。

小册子内记录的故事并不长,通篇不过一万多字,但是其中记录的故事内容诡异阴暗,晦涩阴冷。

与我所熟知的神话英雄故事《西游记》大相径庭。

看完后甚至让我产生了虚幻的不真实感,意识里分不清到底哪个故事才是我知道的《西游记》。

因为通篇都是文言文,恐造成阅读不便,我将故事翻译如下:

4

距今一千六百年,唐朝贞观年间。

此时正是唐太宗李世民统治最强盛的时期,四海之内莫不臣服,天下百姓安居乐业。

在长安连接海州的某条小路上。

一位名叫陈光蕊的年轻人背着行囊在路上走着。

他此行欲前往长安,投奔在长安的叔伯陈开河。

行至半路,天上忽然下起小雨,陈光蕊便找到一处农户家避雨。

农户家只有夫妻两人。

男人名叫陈阿福,女人名叫殷七娘。

农户夫妻俩好心将他收留,陈光蕊朴实良善,对夫妻俩好生感激。

吃晚饭时殷七娘又问过陈光蕊身世来历以及将要去处,陈光蕊都一一告知。

他却不知道陈阿福夫妻俩是这里的山精鬼怪所化。

常年在这里蹲守过往路人,将他们绑来后吸髓食肉滋养元神。

原本陈光蕊又会是他们的某个目标之一。

但是殷七娘听到他们俩都姓陈后,突然想到一个李代桃僵的计划。

那个年代没有互联网也没有照片,如果陈阿福能霸占他的人生,代替他前往长安,那里肉体凡胎源源不断,对他们的修行大有裨益。

两人当即潜入陈光蕊房间将其杀害,陈阿福两人赶着前往长安享受富贵,便没有将陈光蕊生吞活剥吃掉。而是找个野树林埋了。

此后陈阿福化名陈光蕊进入陈开河家,享受人世富贵。

一晃便过去了一十三年。

十三年后,却又有一位名叫陈光蕊的年轻人进了长安。

5

名叫陈光蕊的年轻人找到陈开河府上自报来历。

陈开河此时已年过半百,而且与化名陈光蕊的陈阿福相处多年,早已感情深厚。

他只道这边年轻人是底下县市来长安骗吃骗喝的乡野村夫,一怒之下将其大打一顿丢出大门。

随后又将这件事当做一个笑话告诉了陈阿福夫妻俩。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陈阿福夫妻俩大吃一惊,他们明明白白看见十三年前陈光蕊被自己开膛破腹埋在荒野,怎么会十三年后出现在长安呢?

夫妻俩当机立断,开始四处打听陈光蕊的行踪。

终于得知那陈光蕊在长安没有住所,如今被白马寺的住持收留,躲在某个厢房内。

陈阿福夫妻俩趁着夜色躲进那厢房的梁上,决定不管这个陈光蕊是真是假,只得他一进屋,便把他彻底抹杀在这个世上。

没过多久,一位年轻人开门走进房间,殷七娘在梁上看得一清二楚,屋内的年轻人果然是陈光蕊无疑。

夫妻俩也不犹豫,当即从梁上扑下来将陈光蕊撕成碎片。

两人杀完人刚欲翻窗离开,厢房的大门又被打开了。

进来的年轻人与满身是血的夫妻俩四目相对,他俩见到对方面容,竟然与刚死的陈光蕊一模一样。

陈阿福还没缓过神,殷七娘已经冲上去一爪将又一位陈光蕊劈成两半。

站在血泊里的殷七娘回望自家丈夫陈阿福,两人还没开口说话,那木门哗啦一声再度被打开。

一位全新的陈光蕊走了进来。

陈阿福目光越过自家婆娘的肩头,看见那陈光蕊脸上露出似魔似妖的笑容,他把心一横,推开殷七娘,将那陈光蕊的头颅直接捏碎。

无头的尸体倒在地上,殷七娘看着自家丈夫,满脸惊疑不定的神情。他们都是山精妖怪所化,对仙法道术之类并不奇怪。

两人心底同时升起一个念头,莫非是哪位大能仙班在戏弄他们?

这时,门又开了。

6

全新的陈光蕊走进来。

陈阿福将他逼在墙角,用爪牙掐住对方的脖子:「你到底是谁!」陈阿福狠狠地怒吼。

「你不认识吗?陈光蕊。」陈光蕊满脸通红,脸色却相当平静。

「你是陈光蕊,那他们是谁?」一旁的殷七娘又问。

「都是陈光蕊。我,是不死的。」

陈光蕊的笑容让夫妻俩不寒而栗。

「长生不老?你以为自己是神仙?」陈阿福厉声质问。

「不是神仙就不能长生?」

「陈阿福,我是不死的,谁说是长生不老呢?」

陈光蕊轻蔑地笑着,这种笑容出现在涨红难看的脸上,显现出一种诡谲的神情。

陈阿福莫名胆寒,他再也不想听这些胡言乱语,于是手中用力,直接掐断了对方的脖子。

这位刚进门没有一炷香时间的陈光蕊又死在他们手下。

算上十三年前的那位,他们一共杀了五位陈光蕊。

杀人的感觉不会骗人,弥漫的血气不会骗人,残留在厢房里的尸体更不会骗人。

死在他们手里的绝对是五条活生生的人命。

可是为什么陈光蕊说他是不会死的呢?

嘎——吱——

那催命一般的开门声响起,第六个陈光蕊走进来……

点击继续阅读